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乌托邦队长等您来提问乌托邦队长的微博乌托邦队长的百度知道乌托邦队长的悟空问答
乌托邦队长的知乎乌托邦队长的头条志愿者报名咨询乌托邦队长微信公众号
加入启智报名志愿者义工登记助力志愿之城
查看: 2135|回复: 0

【新快报】流浪者“春晚”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2-8 22:32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142

    发表于 2014-1-28 20: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浪者“春晚”                                 
    日期:[2014-01-28]  版次:[A22]   版名:[新深度·特稿]                                  字体:【 】                             
                                                                                                                            

        ■“春晚”吸引了大批流浪者观看。                                    
        过年了,广州志愿者在街头为流浪者办晚会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晓燕 实习生 甘韵仪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孙  毅 实习生 谢锡权
        三个男人,穿着沾着各种污渍的旧衣服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玩着“你划我猜”。2014年1月18日晚,在广州一德路的石室教堂旁边,一场“春晚”正在上演,这是晚会其中的一个游戏环节,在强光照射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台上主角们因咧嘴大笑而露出的“烟熏牙”。
        台下,除了志愿者和一些围观的街坊外,还有一批特殊的观众。他们多是些“居住”在广州的流浪者,他们的“居所”,可能是球场的塑料椅子、花园里的凉亭,或是某个幽暗的角落。
        对于台上正在游戏的三个男人而言,这样的生活并不陌生,他们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他们不喜欢流浪者的称谓,他们更希望别人称呼他们为“露宿者”,志愿者们则更亲切地称他们为“街友”。
    2009年,志愿者开始每年通过投影仪给“街友”实时播放央视“春晚”,每次只能吸引二三十“街友”来观看,2013年底,他们决定要给这群“街友”办一场原创的“春晚”,希望能吸引更多的“街友”来感受这份温暖。
        流浪者举起手机录下“春晚”
    7时30分,晚会即将开始之时,临时搭设的简易舞台上挂出了一块幕布,上面写着晚会的主题“点燃爱心,温暖街角”,现场围观的街坊感到好奇,互相打听着“这是在干嘛”。
        舞台下铺着13张凉席,但是没有一个观众坐下,一个志愿者走到人群中招呼着她认得的几个“街友”让他们坐下看表演。“等等,我再等一下。”几个“街友”都不好意思地笑笑拒绝了。
    直到志愿者们开始纷纷往凉席上坐,“街友”们才陆续开始坐下,有的坐在凉席边上,把穿着破旧鞋子的脚放在外面,有的则把鞋子脱掉整齐地放在自己旁边,鲜有的几个直接穿着鞋子盘腿坐在席子上。
        年轻的“街友”热情很高,和身边的人嘻嘻哈哈说着今天的新鲜事,看到舞台上摆着蛋糕,有人还开始喊,“喂,给个蛋糕来吃。”“谁想吃蛋糕上来拿。”当志愿者分好蛋糕让他们上台去领的时候,他们却互相推推搡搡不好意思上去,直到志愿者们把蛋糕端到他们面前。年长的“街友”则更加“低调”,始终静静地注视着舞台,直到志愿者过来才微笑点头。   
        晚会的节目包括唱歌、小品、魔术。
        表演一开始,年轻的“街友”阿橙就变得很专注。他举着手机想要把节目一一录下来回“家”再看,只是记者凑近前发现,手机中的画面非常模糊,在大概15分钟后,内存就满了。这时正好是小品,演员说“我叫郝得寿”(音:好得手),这是晚会第一次集体爆发笑声的时刻,可惜阿橙因为硬件原因没能录下来,他懊恼地摇了摇头。腿脚不好的老流浪者陈叔本就比年轻人专注,但在观看魔术表演时,有人突然站了起来,让他错过了变出雨伞的部分,他转身向身边的记者抱怨:“浪费了好表演了,都不知道他怎么弄出来的。”
    不过当晚晚会的高潮其实是互动游戏——“你划我猜”。只是主持人问了几遍都没有人愿意上台,终于一个年纪稍长的“街友”举手了,还连拉带扯地把身边的两个同伴也推上了舞台。
        或许是因为害羞,年长的“街友”在台上有点不自在,脑袋左看又看,嘴巴时而咧开来笑,时而舔一下嘴唇,手时而插进口袋,时而伸出来贴着裤脚,在其他人合作完成游戏的时候,他有点不知所措,旁人提示也一时反应不过来。
        三个人在舞台上卖力地表演着,再次惹得台下笑声不断。之后负责比划的人换成了一位美女,当看到美女为了比划“一生一世”,而对一个流浪者说“我爱你”时,台下的陈叔像个孩子一样双手掩着脸咯咯地笑。
        用一份饺子邀请流浪者
        晚会最终在非常愉悦的气氛中结束,不过邀请流浪者来观看“春晚”的过程却一点也不轻松。
        在晚会开始前,志愿者们分头前往流浪者的“居所”给他们分饺子,除了表达心意外,还向他们发出了邀请:“你不是想听我唱歌吗?我们马上要开始了,我给你留了一个‘VIP位’,你快点过来。”
    但这样的邀请并不容易,习惯拒绝热闹的流浪者大多不愿意参加这场晚会。小佳是启智关怀露宿者分队的队长,他告诉记者,在邀请时最难的就是遇到无声的拒绝,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不回应。除此以外,如何调动露宿者参与到互动当中,对于志愿者来说更是一个挑战,因为流浪者习惯独居,常年露宿街头,防备心理很重。
        二十来岁的梁小民是比较喜欢凑热闹的流浪者代表,但他同意小佳的说法,“我们这个群体大多数人都喜欢忙完了回‘窝’,这是一种固执的生活习惯。”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要回去守卫自己的“家当”。梁小民告诉记者,很多流浪者白天在外靠捡废品等方式谋生,晚上大概8时左右就要回到“居住”的天桥底、骑楼下或者商店门口,很多人“家当”比较多,为防止白天外出的时候东西被盗,他们有的会选择以每天一两块钱的价格将东西寄存在一些存单车的地方,“不愿意花钱寄放‘家当’,又担心被偷的只能每天回去守着,所以轻易不参加活动。”
    梁小民说自己是广州人,怕记者不相信,还说起了粤语,至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街头,为什么要住,他不愿多提,只说忘记了,对于未来他没有太多想法,“过一天算一天,快乐就行”。每天醒来唯一的谋划就是“找工开”,除了捡瓶瓶罐罐去卖外,他更为主要的收入来源于做泥水工、搬运工、建筑工等,他说现在他这样的年轻流浪者其实并不多。
        让2D“春晚”变成3D
    从4年前就开始接触流浪者群体的小佳对他们已经很熟悉,在他看来大多数人都和梁小民一样,他们并不缺乏解决温饱问题的能力,但是他们的精神生活却十分空虚。小佳希望自己给他们送去的这些温暖能够富足他们的精神生活。
        从2009年开始,每一年的除夕,启智关怀露宿者分队的志愿者都会在石室教堂前的广场或者儿童公园通过投影仪给流浪者实时播放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只是,那时他们并没有特意去邀请他们参加,所以一般吸引的人不多。
    2013年,给流浪者播放完春节联欢晚会后,小佳希望给流浪者办一场属于他们的“春晚”,并把自己的想法分享给了队友,“不光是让他们看节目,还要让他们参与到活动的互动中来,从2D变成3D。”为了完成这个目标,50多个志愿者策划了近两个月,包括演出和服务,本来志愿者们还想和“街友”同台演出,只是这样的难度实在太大,因为人手不够等原因只能作罢。
        不过所有的辛苦纠结,都在晚会的愉快结束下,得到了回报。
        夜深了,“街友”们三三两两离席,有的还开始哼起了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确实生活不易,即便是表面看来没有牵绊的“街友”们,其实也在为生活而努力,小佳觉得“街友”们在这场晚会中得到了尊重,事实上他觉得志愿者送去的所有关怀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他希望自己和其他志愿者们送去的温暖能让流浪者们也怀揣梦想,好好生活。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露宿者均为化名)




    该贴已经同步到 乌托邦的微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