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乌托邦队长等您来提问乌托邦队长的微博乌托邦队长的百度知道乌托邦队长的悟空问答
乌托邦队长的知乎乌托邦队长的头条志愿者报名咨询乌托邦队长微信公众号
加入启智报名志愿者义工登记助力志愿之城
查看: 2380|回复: 4

注册“千分一”坤叔有点后悔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2-8 22:32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142

    发表于 2012-10-8 18: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千分一”坤叔有点后悔
    南方都市报 2012-10-08 10:17:18  评论(0)条 随时随地看新闻


    (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执着且直率的坤叔,不讳言注册带来的困扰。南都记者陈奕启摄南都讯对于坤叔而言,过去的一年历经风云变幻。去年8月,坤叔注册“千分一”遭拒,引起省委书记汪洋的关注。在汪洋的批示下,10月1日,“东莞市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注册成功。其后,全国媒体蜂拥而至,坤叔成了镁光灯下的焦点。如今,一年过去了。注册到底给坤叔及“千分一”带来了什么变化和影响?日前,南都专访了坤叔。坤叔袒露心迹:“有点后悔。对助学团队本身,注册‘弊大于利’,唯一的好处是助学团队再也不会担心散伙了。”

    心累,应付各类社会活动

    9月下旬,刚从江西寻乌助学回来的坤叔,背比以前更佝偻了,头发也更花白了。谈及“千分一”注册以来的这一年,坤叔总结为忙得‘不亦乐乎’。”

    这一年里,前去采访坤叔的媒体共有六十多家,还有不少电话采访。“我的空当都让记者填满了,很多人要求我们说好话,要说取得巨大进步,有时觉得很烦。”

    除了应付采访,邀请坤叔参加的论坛、研讨会等也增加了很多。“能推的推,不能推的只能勉强参加,每次参加都会吵架,因为有些人的观念我往往接受不了。”

    坤叔举例,有一个北大的教授在一个论坛上说,现在国家“两免一补”政策已落实了,又在推行免费午餐,在经济上资助小孩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现在的任务是要向对贫困学生进行道德教育转移。“难道,每天给一个贫困学生提供3元钱的午餐,孩子们就从此不再贫穷了?简直是胡说八道。”

    “千分一”坚守固有方式(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坤叔坦言,注册后,“千分一”有资格接受社会捐款了,有些人也想借此扩大资源。“我们内部一直有争议,我是坚持不接受社会捐款的。”坤叔说,“千分一”曾举行过一次义卖,为这次义卖所得的几万块钱,内部也争吵过几次。后来决定把这个钱拿去买衣服送给孩子们,要尽快用完,及时给社会一个交待。(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现在,大家都明确了,以后还是不接受社会捐款,不搞义卖,所有的理事也都同意了。”坤叔称假如有人愿意捐钱指定用途,比如给孩子们买衣服、买文具,“千分一”也接受。“我们将物资买好以后,就马上在网上公布,尽快让捐助者知道他捐的钱去了哪里。”

    对话

    弊压力增大不实的指责增多

    南都:这一年里,注册给你们带来了哪些改变?

    坤叔:注册了要应付官方的一些报表、总结、报告,不断有官方、民间的慈善方面的活动要我们参加,在时间和精力上,应付不过来。

    南都:除此之外,还有哪些变化?

    坤叔:我们的压力加大了,社会对我们的期望值更高了。我们在河源紫金县助学,河源其他县就有人提出来,东源县也有读不起书的学生,为何不去资助呢?(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河源有5个县,我们只能一步一步来。我们不是只打算帮助紫金的,可是光是紫金都有几万名待助贫困学生,可能我这一辈子只能在紫金资助一两千个学生,我们能力就这么大。我们在凤凰助学,搞了13年,现在资助的学生才两千多人。

    东莞有一个自闭症儿童服务中心,他们说,你能不能帮助患自闭症的儿童?

    还有一个慈善组织的负责人,借“慈善本土化”的名义,公开指责东莞的慈善团体在外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忽略了东莞的穷人。这个问题是很荒谬的。慈善无国界,看到就去帮,不应该分本地还是外地,本省还是外省,不应用狭隘的地域观念来代替宽广的慈善。东莞本地贫困人群也有人在帮助,谁看到都可以去帮助,包括提出慈善本土化的人。

    南都:这些“质问”和“指责”都是在“千分一”注册之后出现的吗?

    坤叔:前后都有,注册之后更多。官方、民间对我们期望高了,好像我们是万能的,给我们压力太大了,超过了我们的负荷。特别是“帮他为什么不帮我”的质问,我们根本无法跟他们争论,因为跟不讲理的人是讲不清道理的。

    总的来说,我有点后悔注册,注册对我们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利不再担心助学团队会散伙

    南都:难道注册没带来一点好处吗?

    坤叔:有。除了我之外,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还有20个理事。注册之后,每一个理事都有法定的责任,他们都是我的接班人。注册前,他们只是一个松散的2000多人的助学团队中的一员,在法律上没有接班的身份。现在,他们的身份跟我是相同的,都是这个机构的理事,大家都是平等的,都有相同的责任。

    我们有7个助学点,每个点都有固定的理事去管,以后组织探访、送助学金、送文具、送寒衣等,都有人负责了。当然,现在每个点我都兼管,但我随时都可以放手。

    注册以前,大家老是忧虑,哪一天我干不动了,这个团队就散了,现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就算我不在了,他们甚至可能会做得更好,因为可以不受我的思维模式约束了。假如我不在了,另外20个跟我同样身份的人,自然也会形成一个核心,产生一个理事长。如今,大家都明确自己的身份和责任,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业界影响大家都还在摸索

    南都:但是“千分一”注册后,对东莞,乃至全省的社会组织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坤叔:是啊,可是也鱼龙混杂,没有场地、没有资金、空手上阵的所谓慈善团体也风起云涌了。

    我曾经加过一个全省公益团体的QQ群,是他们拉我进去的。第一次进去的第一分钟,就看到一个清远志愿者在发火,他们队长要求每个人在十天内帮助五个小孩。他说,“谁给我钱?不给我钱,我怎么完成任务?”我说:队长凭什么下达慈善任务给自己的队员呢,没有钱怎么搞慈善?太荒唐了吧?我马上退出群了。

    南都:所以你觉得虽然社会组织放开登记了,但是社会组织的质量参差不齐?

    坤叔: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也有百分之八九十,全省新注册的慈善组织都是面临着没有经费、没有场地的问题。可是他们偏偏要搞。没钱没场地搞什么慈善团队?有些人带着不同的目的,赶公益慈善的时髦。一年不到,他们自己就发觉,最多熬个一年半载,就可能搞不下去了。

    南都:你怎么看待这一年来东莞乃至全省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的变化?

    坤叔:现在实质性的改变不是很大,大家都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自我生存和发展的路。从东莞到全省,大家都在尝试。

    他们在注册前想象,东莞有钱人多,广东有钱人多,搞公益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他们都立足于大家向他们捐款,由他们来使用。他们总觉得,坤叔一个退休老人都可以搞那么大规模的助学团队。可是他们没有去体会我们的运作方式跟其他慈善团体不同,我们的经营成本和行政费用都是自己掏的。

    现阶段,大家都还在探讨。但大家都得到探讨、探索的机会,得到了实现梦想的机会,这就是一个进步。政府对大家的探索也表示支持,包括道义上的支持和实质性的帮助,所以才会有孵化基地,这也是一个进步。希望慈善团体都能够真正利用好这个机会,探索出自己一条搞公益的路子。相信大家总会有办法的,殊途同归,不久的将来,慈善公益事业一定会有长足的进步。

    专家说法

    初生组织未必“鱼龙混杂”

    马骅(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研究员)

    公益慈善团体的专业化与规范化是一个过程,而注册是往这个方向去的第一步。不能轻易地给一些初生组织定性为“鱼龙混杂”,有些组织虽然没有强大的资源,可是他们扎根社区,为社区服务并带来改变。真正混杂的,可能是一些既不服务,又捞资源的组织,也就是一些“空壳机构”或者是一些只因为经济利益而存在的机构。

    现在的公益慈善团体确实有些面临着资源的问题———想要“存活”或者想要扩展项目,而大家都在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找到自我生存和发展的路,而有些支持性机构也在探讨如何给这些机构以支持。广东省讨论公募权开放已有一段时间,但一直没有重大突破。如果公募权的开放也能在广州以外的地区实现,并且得到好的落实,那么将在一定程度上打破慈善资源的垄断问题,也能为公益慈善组织带来更多资源筹集的可能。

    采写:南都记者田玲玲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2-11-15 22: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2-11-15 22: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2-11-15 22: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端正态度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2-11-15 22: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大家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