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乌托邦队长等您来提问乌托邦队长的微博乌托邦队长的百度知道乌托邦队长的悟空问答
乌托邦队长的知乎乌托邦队长的头条志愿者报名咨询乌托邦队长微信公众号
加入启智报名志愿者义工登记助力志愿之城
查看: 1389|回复: 2

义志 | 金钟与登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23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1-1-8 06: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字里行间,足见狼兄的用心良苦。先占个位,容后详述。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5-4 09:23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1-1-8 09: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夜脏狼,对金钟展能的学员爱心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2011-1-8 0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脏狼DNW 于 2011-1-8 12:03 编辑

    我首次报名去登峰时并没作更多的考虑,所考虑到的,仅仅是地理因素和服务性质。登峰的服务,以我从报名贴理解到的,跟金钟的相近。在金钟做了多次,经验催人勇,所以当不经意点开登峰的帖,见到接触的对象也是智障的朋友们时,就有去一去的意思。而麓景路的所在,使意思不再是去一去,而是去了。于是报了名。



    报名登峰后,阿钟又找我聊金钟带队的事,我有些茫然。我之前报名做带队时,说明过我只是有心辅佐,当时我以为报了名的另两人都会王。可阿钟说那俩没通过,倒是希望我能上。可我们聊下来,发现也有顾虑,因为带队需要长期的持续,而我前途未卜状态浮动,一旦没时间带了,收场很麻烦。此后我以为没戏,就不再放在心上。

    可阿钟也没办法了,他的时间也开始吃紧,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就再次找上我。那是圣诞的时候。圣诞后的周一我本没有要去,毕竟五六日连着三天的出动把我整累了,阿钟却急召我,让我周一去练练手。我的休息于是泡汤。

    所以去登峰前一天,我在金钟当了第一次形式上的带队。我的主要任务如下:新人指引、主持活动和记录分享。

    前一晚阿钟找我讨论玩什么,也没确定下来。最后他说,你揸晒Fit啦。第二天我去,没太多准备,只是早上想到画贺年卡一事,就上过网找了些关于兔子怎么画之类的内容,并画上一画,顺便想了一堆贺词。所以计划很明了:让志愿者引导和辅助学员画贺年卡并在上面写些贺岁词。

    从我现在对那天活动的回忆和回忆给我的观感看,我对自己的表现和活动效果并不满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咱义工人太少,或因为画画本身就是一项比较安静的活动。从我本身来说,我作为主持却没充分调动气氛,我想这许是主因。我之前去金钟,就两个多月前首次参与时由义工方面出节目,后面多次都是跟学员一起做手工;终于回归,派了我这新手出台,这恐怕也有欠考虑。毕竟这个新手只见过一次学员上课的样子和状态,没来得及多做观察。所以请原谅我找借口的举动。希望以后选带队时考虑一下候选人参与某类活动形式的频率。

    尽管我自觉不满意,阿钟还是给了我些肯定。分享会上,有人提出档案的问题,说如果像桥东那边那样,活动前能看看学员以前的情况,那接触起来也有个方向。可惜我们这个点学员变换不定,通常只能在上课前十分钟左右才知道哪些学员有空,所以比较被动。阿钟也如是解释。散之后我跟他继续这个问题,尝试找一些其他的补助方法,比如发小纸张给义工写些观察到的和感受到的,我们再做些后期归档。诸如此类。



    由于在金钟的身份变化,我到登峰就多了层考虑,就是观察和学习。不过因为没参加过登峰的活动,不清楚开展得如何,故那考虑并不成形。参加一次后,我开始称赞这个点,并在这周二又前往一次。这次那层考虑就深了。

    登峰值得称赞的地方,简略来说,就是气氛欢快。这种需要接触和交流的活动,气氛就是追求。而这种好气氛,就我两次的体会与观察,要归功于以下的方面。

    一者,带队耀耀/斑马功不可没——主持风格风趣,或者说很能调侃;此外,准备的节目很充足,其中我挺喜欢用报纸设计衣物的部分,设计完还让学员穿上一起走台步。这样的手工挺能刺激学员们的创意。

    二者,该点的学员少,才二十来人,参与的就比较固定。人都是这样,接触频率多了,就容易玩得开。玩得开了,就容易活泼。就我的印象所及,登峰的学员大多个性活泼,集中时都很热情很主动地跟每个志愿者握手打招呼。

    有这两方面的因素,我们其余的志愿者通常就能很顺畅地配合,炒热气氛也是必然的。当然其他的细节,如环境,如活动摄影的准许,等等,都在功劳里面。



    其实拿登峰跟金钟来比,金钟学员多且不固定的这一点很吃亏,而反过来想,这也更具挑战性。就像一台电脑,没钱换配置,即硬件变不了了,这时只好在软件上下功夫。简单来说,就是扬长避短。但没有长怎么办呢?两个字:培养。

    我在登峰观摩和向斑马学习,得出的结论除了以上一些文字,对我本身来说,也是两字:放开。毕竟主持是热场的人,一拘谨不成活,我第一次主持就是范例。

    所以第二次即本周四活动的主持,我尝试着把自己放开。最后出来的效果——起码气氛是热起来了。不过我想,我的放开只是这气氛很小的贡献者。周四的效果要归因,其实无外乎是准备充分的材料和充足的义工资源。材料有,话就有了方向,一不经意或许就滔滔不绝。出席义工多,就基本可跟学员进行一对一的交流。我这主持其实没说多少话。

    周四我准备的本来有三方面的内容,一是阿钟发给我的关于时间的教学计划的一部分,二是电吹风的妙用,三是手掌保健操。可电吹风的部分在阿钟那里没通过。他说一般不准学员碰电器,这让我惊讶且不解,毕竟电吹风不是那么恐怖的东西。我觉得日常用品一般都是挺好掌握的东西,而且我也相信他们有能力学会用。谨慎些自然不坏——唉,我不知道,或许,只是因为我接触他们这个群体还是不够多吧。看来,以后选题只好再谨慎一些了。



    最后如常进入问题部分。

    需要关注的问题,其实上面已说了不少。

    登峰方面,我本没有想说的。倒是第二次分享时有一个新人提出的问题,我细想下觉得确实要注意,即活动时单调地在一个节目上绕太久。比如前两天的一个游戏,玩去了大部分的时间。我不否认游戏的放松效果,只是玩太多就减弱了我们去的意义——如从实用的层面考虑。尽管实用不见得是常常让人快乐的事。

    金钟方面,我从一个主持的位置观察,就能看到有些学员被冷落一旁的现象。周四我看到一受冷落的学员,他眼定定看着台面,或偶尔看看别人,眼神或许有些茫然。他旁边的义工却只顾着跟桌对面的学员说话。我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兼顾不了还是怎么样,我还是想说,要敏感一些。那些没人跟他说话的学员,他们自己未必主动,出于自闭什么的,而我们如果不够敏感的注意到并引导他们放开心胸,他们的自闭恐怕会更深重。我当天虽时不时坐下来跟他说几句,但一个人认识到总是不够的。诸位同僚,请对身边的朋友再敏感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