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乌托邦队长等您来提问乌托邦队长的微博乌托邦队长的百度知道乌托邦队长的悟空问答
乌托邦队长的知乎乌托邦队长的头条志愿者报名咨询乌托邦队长微信公众号
加入启智报名志愿者义工登记助力志愿之城
查看: 583|回复: 0

广州:面对埃博拉疫情爆发绝不退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4-8-11 21: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松才在培训利比里亚国家禁毒署警员。(通讯员供图)何乔和乌干达同事在制定维和警察机构人事改革方案。(通讯员供图)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余诗林

    实习生 郭晓蕙

    通讯员 陈立雄 张毅涛

    去年7月16日,广东公安机关单独组建了第一支民事维和警队——广东维和警队,受公安部指派,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这支由18名队员组成的队伍,在利比里亚执行了近1年的任务后成功归来。其中,来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事技术所化验科科长王松才与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民警何乔,在今年4月直面埃博拉疫情的爆发,多次患上严重疾病,但仍旧优秀地完成了各自的工作,为中国警察赢得了荣誉。昨日上午,记者采访到了两位警员,听他们讲述了这一年来的艰辛与收获。

维和感受

    “国家安全稳定最重要”

    谈到一年来参与维和的感受,两名警官都认为国家的安全与稳定最重要。“14年前,利比里亚的一场内战,让他们国家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王松才说,作为一名警察,天职就是维护社会的安全稳定。“在回国后,我们一定会认真工作,维护广州的和谐环境。”

    何乔告诉记者,一年的维和行动,让他们感触最深的,就是如何独立与合作。“在那边,每个人都既要能独立处理复杂事物,又要学会如何与不同国家的同行合作。”

    王松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事技术所化验科科长)

朴实的刑侦化验者

    后来我发现,有经验的人都会在背包里塞一点干粮,带一瓶水,因为环境实在是太艰苦,正常规律的用餐时间基本无法保障,遇上路途较远的现场,则可能中餐、晚餐都无法保证。

    ——王松才

    生活艰苦   曾试过没带干粮饿了一天

    王松才个子不高,被非洲阳光晒得黝黑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说话时常发出爽朗的笑声。单看外表,很难令人相信,这个43岁的潮汕汉子,在利比里亚援助期间,勘验包括利比里亚一名前农业部副部长被杀案在内的重大案件现场60多宗次,参与包括利比里亚一名前总统候选人被杀案在内的尸体检验或解剖30多次,起草编写筹建小型化学与生物实验室所需要的质量管理和检验作业指导书4份,培训包括利比里亚禁毒署警员在内的警务人员100余人次。

    “初到利比里亚,我就发现,中国的维和警察在当地人的心目中十分崇高。”王松才说,当地人得知他们是中国的维和警察后,都会竖起大拇指,用中文说一声“你好”。“连孩子都不例外,这也有可能是他们这辈子会的唯一一句外语。”

    然而,当地恶劣的生活条件却让他们初时难以适应。在利比里亚接到的首次工作,就给王松才来了个下马威。“当时我要前往距首都仅70多公里的地方做尸检,结果路上就颠簸了3个多小时才到。”王松才说,到达时已是中午吃饭时间,但他就愕然发现,附近竟然没有一个地方能提供食水。“后来我发现,有经验的人都会在背包里塞一点干粮,带一瓶水,因为环境实在是太艰苦,正常规律的用餐时间基本无法保障,遇上路途较远的现场,则可能中餐、晚餐都无法保证。”

    而最令王松才头疼的,则是现场勘查人员的个人防护装备严重缺乏。“就只有口罩和手套,别的就什么都没有。”王松才说,但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生活。

疫情爆发   三天内两次接触疑似死者

    今年3月中旬,埃博拉病毒疫情在几内亚和利比里亚两国突然爆发,由于其高传染性和高致死率,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也有多人感染,大家几乎是“谈毒色变”。对于需要勘验死亡案件现场的刑事技术人员王松才而言,自然是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4月4日,王松才和同事接报称,在某饭店有一名男子在清洗宴会厅时突然倒地死亡。王松才勘验完该饭店的宴会厅后,饭店主管告诉王松才,饭店在第二天要接待一个非洲合作组织的高级官员代表团,如果死因不能及时确定,宴会厅被警方封存。王松才和同事又赶往殡葬服务所进行尸检,了解到死者生前有发烧、呕吐等症状。大家于是紧张起来,因为埃博拉病毒感染具有相同症状。

    这时,王松才顶着巨大压力,与LNP(利比里亚国家警察局)的技术人员共同完成了工作。幸运的是,王松才在死者手掌部位确定了两处电流斑,结合现场勘查情况基本可以确定属于意外触电,饭店也可以按时解封。

    两日后,王松才又被派往执行任务,而需要勘验的死者,也出现了类似埃博拉的症状。“但事后证明,那人是受外伤身亡,并非埃博拉感染者。”王松才笑着说,自己的运气比较好,“一直没遇到真正的患者,所以顺利回来了。”不过,在这一年时间里,利比里亚任务区先后有9名维和人员因感染各种热带病牺牲,王松才也先后两次患病,其中一次是患了带状疱疹。

铁汉柔情   最挂念准备读初中的女儿

    离家一年多,最令王松才放心不下的,是自己12岁的女儿。“孩子正好处于小升初的关键阶段,我不在家,妻子一个人辛苦了。”王松才说,由于利比里亚网络不稳定,他一周要给家里打两个电话。“后来用通讯软件联系,慢慢的,一年也就熬过去了。”

    在埃博拉疫情爆发后,为了免于让家里人担心,维和警员们都是“报喜不报忧”。“后来妻子打电话问我,疫情怎么样,我才大概和她说了点。”王松才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接受完体检,可以回家陪伴妻女。“女儿小升初也考完了,我要多陪陪她们,好好地弥补下这一年的分别。”王松才笑眯眯地说道。

    何乔(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民警)

    执着的权利维护者

    我们的工作是遵守专门的行为操作准则开展的,虽然不同国籍的人对疟疾看法不一样,但是我们在利比里亚期间,就有9名维和人员先后死于热带疾病,所以我必须要保障我们队员的生命安全!

    ——何乔

初战受挫

    行李过海关时被无故扣押

    与王松才置身第一线的工作不同,何乔面对的是战略层面的工作。维和期间,何乔经面试选调至维和警察总部人事处,并充分利用职务优势,维护队员合理权益,尽力为队员争取福利和工作便利。

    去年6月6日,何乔与另一名队员作为先遣部队赴利比里亚开展前期工作,但当与大部队抵达时,托运行李却被利比里亚海关无故扣押,不予清关。“当时我的心理压力很大,因为作为先遣人员,我的任务就是让大部队能够顺利到达利比里亚的。”何乔说。所幸的是,经过何乔反复督促有关部门,辗转三四天后,最终争取到近两周的延缓分配派遣时间,确保所有队员在取得行李和装备物资后才分配前往各岗位。

战友为先

    队员患疟疾帮忙争取病假

    何乔所在的单位是联利团(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警察总部最为繁忙的核心部门,日常工作涉及人事、财政、后勤和福利等。乘着职务的优势,何乔在各项事务上尽力地为队员争取福利和工作便利。

    去年9月,东莞市公安局的一名队员感染疟疾住院治疗,但由于其负责人为非洲籍人士,认为疟疾是十分普通的疾病,拒绝为其签署病假条。何乔在得悉情况,多次交涉无果后,直接向幕僚长投诉该负责人的渎职行为,后由人事处长亲自勒令该负责人签署病假申请。“我们的工作是遵守专门的行为操作准则开展的,虽然不同国籍的人对疟疾看法不一样,但是我们在利比里亚期间,就有9名维和人员先后死于热带疾病,所以我必须要保障我们队员的生命安全!”何乔说。

    由于表现突出,何乔于去年11月被人力资源部、财务部及维和警察三个部门联合举荐为联利团维和警察首席财务官(Head Finance Desk),成为任务区近1500余名维和警察中唯一正式获得该权限的警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